Ctrl+D收藏此页 佔有媽媽 [4/4]
這樣又過了兩天,又到星期天了,這個星期天我是要上課的。

放學後,我回到家裡,已經六點一刻了,進了院子,我順手關上大門,當我經過廚房時,我看見媽媽一個人在廚房忙碌,我叫了一聲媽,然後到樓上丟下書包,順便到爸媽房間探了一下,沒看到我爸。

平時這個時候,一般爸媽都已經把飯菜擺好,等我回來一起吃了。就算沒做好,爸爸也會在下面等吃飯,或者看電視的。我就跑到廚房問媽媽。

媽媽告訴我,原來今天爸爸單位的領導兒子今天結婚,爸爸五點半下班換了件衣服後就直接去喝喜酒了。

我在媽媽身後站了一會兒,看到媽媽今天穿了件無袖T恤,下面穿了一條紫色的裙子,裙子下面穿著一雙黑色的涼鞋,媽媽的腰上繫了一條小小的碎花圍裙,看起來特別惹人心疼。看著媽媽身後明顯隆起的臀峰,想到媽媽昨天被我壓在身下擺出狗趴式姿勢給我操干的情景,我的雞巴就開始充血勃起了。

我輕輕靠上去,從背後摟著媽媽的腰,我手碰到媽媽的時候,媽媽明顯震了一下,但是媽媽沒有表示任何反對。我就把自己已經有點脹大的雞巴貼進媽媽的臀溝,並輕微的摩擦。媽媽若如其事地炒著菜。

這樣貼了一會兒後,我就蹲了下來,把媽媽的裙子往上翻起,露出媽媽飽滿的臀部,我貼到包裹著媽媽屁股的白色純棉內褲上,聞了一下,沒什麼味。我又在內褲邊上媽媽的臀肉上舔了舔,然後我試探性地往下拉了拉媽媽的內褲,媽媽用手下意思擋了一下,我對媽媽小聲說:「我看看。」

媽媽便把手縮回去了,我便一下子把內褲猛地拉到媽媽的膝蓋處,從後面看,媽媽緊閉的腿縫裡半隱半現地露出蜜穴來,肥厚的陰唇緊緊地閉合在一起,看起來像蝴蝶一樣,整個外陰看起來很豐腴,上面還長著幾根毛髮,相當迷人。我不禁嚥了口口水。

媽媽的內褲已經被我脫到踝骨處,媽媽保持站立姿勢,我無法再往下脫,正當我著急時,媽媽突然擡了一下右腳,我很高興地為媽媽脫掉了涼鞋,把內褲從右腿褪了下來。然後又幫媽媽把涼鞋重新穿上,這樣媽媽的內褲就掛在左腳踝骨上。

我沒有幫媽媽褪下左腳的內褲,我覺得這個樣子很淫蕩,很讓我興奮。

我雙手上移,把媽媽的裙子掀到腰上,又用手在媽媽的大腿內側輕輕碰了幾下,媽媽順從地分開了大腿,然後我把雙手扶在媽媽的盆骨兩側,把媽媽的身體微微向後拖了一下,我擡起頭,湊到媽媽大腿根處聞了聞陰部的味道,有股淡淡的腥味,不算難聞,但我還是放棄了舔弄媽媽蜜穴的想法。

我左手繼續扶著媽媽的腰,右手縮回來,駢起食中二指,開始前前後後蹭媽媽的蜜穴,很快媽媽的蜜穴明顯充血張開,我感到手指上有點滑膩的液體後,我就小心地把一根中指探入媽媽的蜜穴,媽媽的蜜穴裹得我的手指緊緊的,感覺裡有濕濕熱熱的。我先是淺淺地抽插,很快淫水變多起來,兩紅肥美的陰唇也開始微微地一張一合起來,我就把中指越插越裡,直至整根手指插入,接著我又把食指也插了進去,兩張手指一起抽插媽媽的蜜穴。

媽媽這時候給鍋裡加上水,蓋上鍋蓋,把雙手按在竈台上(煤氣竈),上身向前趴著,偶爾才直起腰看一下鍋裡。

我的手指抽插得越來越快,聽到媽媽體內已經有「巴唧、巴唧」的水聲傳出來了,我一邊插,一邊旋動手指,媽媽終於忍不住發出「嗯」的一聲顫音,我在媽媽身下,看不見媽媽的此刻的臉色,有點遺憾。我手指終於插累了,拔了出來,把兩根手指上粘滿的粘液全部抹在媽媽的大腿內側和屁股瓣上。

媽媽這時把我推開了一下,去拿了個盆子,把鍋裡的四季豆給盛了起來,又在鍋裡倒了不少油。我看媽媽忙好了以後,就去貼在媽媽後背,輕輕啃著媽媽的肩膀,媽媽拿過幾個洗好的青椒慢慢地切成片,然後又拿過旁邊洗淨的豬肝切了起來,我在她背後悄悄拉開了拉鏈,把雞巴掏了出來,又撩起媽媽的裙子,把媽
媽屁股往後引了一下,左手按著媽媽腰,右手舉起雞巴,抵在黏滑的蜜穴口上,頓了一下後,猛得一刺,雞巴「噗哧」一聲順利地整根滑入了蜜穴。我登時感覺到媽媽濕熱的蜜穴緊緊地包著我的雞巴,無比地刺激和舒服。

媽媽一下子沒壓抑住,喉頭擠出「啊」的一聲。我再看媽媽這時候呼吸開始變得沈重,脖子往後仰了起來,嘴也半張著。

我忍不住一手揪住媽媽的頭髮,一手扭過她的臉頰,讓她嬌艷的雙唇對著我,我一口含住,大力吸吮媽媽的雙唇,媽媽這次沒有任何抗拒,無助地把性感的舌頭讓我隨意挑逗、吸吮,和我交換著唾液。而這個姿勢下,我只能輕微的操乾媽媽的蜜穴,但是由於有口舌的刺激,感覺還是很強烈。

經過一個長吻,我不得不放開媽媽的雙唇,轉而專心地捧住媽媽肥美的屁股,開始大力地操干。

這時候,鍋裡的油也早冒起了濃濃油煙,媽媽七手八腳地把案把上切好的豬肝和青椒倒進鍋裡,然後兩手扒在竈台上,高高撅起屁股以方便我的插入。

我這樣大概干了二十幾下,媽媽回轉頭,很艱難地跟我說:「等~ 等一下!」

我便扶住媽媽的腰不動,讓雞巴靜靜地停在媽媽體內,媽媽鬆了一口氣似的,拿起鏟刀在鍋裡炒了十幾鏟,加了作料,又炒了十幾鏟,關了煤氣,從旁邊拿過一個盆子,胡亂地把青椒炒豬肝盛了起來。

我看見那青椒和豬肝都有點發焦了,覺得有點好笑。媽媽大概察覺到了,回頭瞪了我一眼。然後又溫順地趴下,把屁股高高撅起來。我會意地開始抽插起來。

結果我還沒干滿十下,客廳裡的話突然響了。

我還在猶豫中,媽媽回頭懇求似的跟我說:「先拔出來一下,我要去接個電話。」

我跟在媽媽身後進了客廳,媽媽拿起電話開始聽電話,我站在媽媽身後,熟練地一把掀起媽媽垂下的裙子,把已經有點疲軟的雞巴輕易地塞進媽媽滑滑的蜜穴。媽媽突然回頭衝我擺了擺手,我停下抽插的動作,抱緊媽媽的腰,把上身貼在媽媽的背脊上,跟媽媽一起聽電話。


我聽到電話那頭是爸爸的聲音,爸爸跟媽媽說,跟廠裡甘總還有崔主任幾個人約好,晚上吃過晚飯要去打麻將,可能會玩得晚一點,叫媽媽不要擔心。

媽媽正開口說話,我忽然惡作劇地對媽媽的蜜穴用力一頂,媽媽禁不住「啊」

了一聲,然後,我聽到電話那頭爸爸在問:「翠華,你沒事吧,怎麼了?」

媽媽含含糊糊地說,「蚊子叮了一口。」還故意拍了兩巴掌。

我放下心來,開始緩緩地抽動雞巴深深淺淺地操幹起來。媽媽蹙著眉,一隻手往後緊緊抓住我按在她屁股上的手,忍受著蜜穴傳來的強烈刺激,一邊努力聽爸爸說話,然後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跟爸爸講:「哦,知道了。你可別玩得太大啊,打完了盡量早點回來,明天還要上班呢。晚上回來的時候路上要當心點,多注意點安全。」

媽媽說話的時候,我感到媽媽蜜穴的腔肉,異常緊密地裹著我的雞巴,我每一下抽插帶來的刺激也更強烈。

終於媽媽打完電話了,媽媽艱難地把電話掛上,回答跟我恨恨地講,「成成,你剛才真要害死媽媽啊。」

我沒有回答媽媽的話,只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媽媽也就不說話了,靜靜地趴在電話機旁的一張靠背椅上,上身努力壓低,把乳房貼到凳子上,大屁股高高地撅起。

而我也像發了瘋一樣,不停地賣力地抽插操乾媽媽已經淫液四溢的蜜穴。我們的下半身不停地碰撞,發出「拍拍拍」的聲音。媽媽也開始從嗓子裡擠出「嗯……嗯……」的聲音。

大概是因為雞巴剛才有過兩次疲軟,此刻雖然感到刺激,但我還是沒有要射出的慾望,我有點急躁起來,我拚命的衝撞,媽媽的大屁股也開始前後聳動,一顛一顛的,迎合著我的衝撞。我一邊操干,盯著媽媽渾圓光滑的大屁股看,看著衝撞產生的臀波,我突然有一種粉碎一切的慾望,我高高揚起右手狠狠朝她雪白的屁股打了兩巴掌,兩個紅色的掌印慢慢顯了出來,媽媽只是壓抑得「啊」了兩聲,並沒有任何反對的表示。

我停止拍打,抓住一隻臀瓣開始變著花樣輕撫、緩揉、力捏、向外剝開、向內擠緊,一下下來回揉搓。

同時,我另一隻手也沒閒著,我把媽媽的圍裙帶子從後面解開,圍裙順勢滑落。接著我把媽媽的T恤衫往上推,直到推過乳房,媽媽的T恤裡面竟然沒有穿胸罩,兩顆碩大的奶子跳了出來,隨著我大力的操干,兩顆奶子不停地晃動。

這樣我猛干了大概兩分鐘後,猛然把雞巴從媽媽的蜜穴裡抽了,幾滴淫水隨之濺了出來。

媽媽又不禁「啊」了一聲。我在媽媽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把媽媽從靠背椅上拉了起來,蹲下身,抱著媽媽的腰,把媽媽抱坐到八仙桌上後按倒。

此刻八仙桌上的媽媽赤裸著雙乳和蜜穴躺在那,雙腳大張,等著被插。

而我則撲到媽媽的身上,準確地把雞巴重新塞回媽媽的蜜穴,一口吮住媽媽的雙唇,一隻手按住媽媽的後頸,另一隻手用力的抓揉著媽媽的一個乳房,下面也加快了頻率,濕熱的蜜穴緊包著我的雞巴。媽媽的雙手無意識地按在我胸口,雙腿勾著我的腰。我瘋狂的抽插,看著她的乳房不斷的搖擺,我感覺像在天上。

終於,媽媽的屁股也開始扭動了。由於操幹得太猛,有幾次我的雞巴不小心從媽媽的蜜穴裡滑了出來,媽媽也會主動幫我握住,幫我對準她的蜜穴口。

這時候媽媽面色潮紅,頭髮披散,眼睛半開半閉,迷人的媚態更是火上澆油,我愈發狂亂起來。

我終於感到龜頭傳來陣陣酥麻,我知道自己快射了,憋足氣,又狠狠地插了媽媽肥美的蜜穴七八下,然後死命得往前頂緊媽媽的蜜穴,龜頭傳來一陣強烈的脈動,強勁的精液一波一波猛烈得噴射出來,打在媽媽的陰道深處。媽媽也緊緊地抱住我,雙腿勾緊我的腰。

過了一會兒,我聽到媽媽長長得舒出了一口氣。

而我則趴在媽媽的身上,不想再動了,留在媽媽體內的雞巴還在一跳一跳的,享受著射精高潮的餘韻。

過了好久我才媽媽身上爬起來,這時候雞巴早已因為疲軟而退出媽媽的身體。

我看了媽媽的下體一下,白濁的精液正源源不斷地從媽媽的蜜穴裡流出,原本烏黑光亮的陰毛上也濕漉漉的,股溝裡也都是一片狼藉,八仙桌上更是積下一小灘精水淫水的混合物。

媽媽則無力地癱軟在八仙桌上,兩腿大大地分開,似乎無力再合攏,上身的T恤被擠在乳球上面,兩個雪白肥大的乳房掛在胸前。兩手則軟軟地垂在身旁。

媽媽臉上仍然是坨紅的,像喝醉酒一樣迷人,兩眼則半閉半合地看著我。

幸虧家裡除了我以外再沒有其他人,我爬起來,雙手托著媽媽的腋下和腿彎裡,媽媽則配合地摟著我的脖子,我把媽媽吃力地抱起浴室,調好水溫,在浴缸裡放了大半缸水,再回頭看媽媽時,發現媽媽已經在背對我脫衣服了,看見我過來,媽媽像趕賊一樣把我推出了浴室。

這此以後,媽媽對我比以前更好了,只要我不要太出格的舉動,媽媽都會容忍的。媽媽還照樣每晚給我做夜宵,而我也並沒有像媽媽耽心的那樣急色。我們平均每週性愛一到兩次。除了親暱的時候,我還是很尊重媽媽的。

我雖然對媽媽身體非常迷戀,但也並沒有因此而影響學習。很多人有手淫的習慣,我這種行為也可以算是一種性調節,只要自己心理上不把它當成是一種罪惡來看待,就不會有什麼消極影響。

我中考的時候考了全校十四名,進了我們全市排行第二的高級中學,在高中生涯裡,媽媽仍是我唯一的性夥伴,只是次數明顯少了。三年後,我憑著高出本一分數線八十分的成績考入一所名牌大學。

在大學裡我談了女朋友,有了全新的生活,跟媽媽的關係也漸漸自然化了。

媽媽很喜歡我的女朋友,是真心地喜歡。媽媽對我的選擇總是毫無保留地支
持,我直到今天都很感謝媽媽。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露脸原创,蛋叔92年女医生背着未婚夫主动送上门,自拍乱轮黄,经典中文字幕在线观看-kcnss88.top